深夜脑洞

(其实是有一天晚上失眠,在宿舍的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的时候突然想到的w)

#瞎几把乱写#

#纯属个人意见#

#慎入#

#祝愉快#

“我说,伙计,既然你都已经去过天堂,见过上帝了。”我似笑非笑地望着对面的青年,他的眸子低垂着,苍白的面容被昏黄的灯光映照着,少了平日里的一份棱角,像一块被打磨过的上好的玉石,温润得使我有些看不清他的神色了。

“那么,现在告诉我,基尔伯特,你认为死是什么?”我问。

“......”他抿紧了唇。

我不再追问,而是十分悠闲地翘起了二郎腿,整好以暇地等待着他的下文——他一定会回答的。

一分钟过去了。

果然。

“伊万。”他答道,脸上的神情逐渐显露出来了。

“那生呢?”我继续问。

“......伊万。”他那从声带里挤出来的沙哑低喃,像极了情人间的缠绵爱语。

他站了起来,我也站了起来。

他像个军人一样昂首挺胸地站着,然后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——踹了我一脚,转身干脆利落的走了。

我捂着被踹疼了的腹部,看着他挺得笔直的背脊,抬起拇指拭去嘴角不存在的血迹,忆起刚才基尔伯特抬腿时有着微微的颤抖,不屑地冷哼一声。

啧,不过是普通人而已。

多年之后,当我靠在椅背上闭眼小憩时,回忆的匣子“吱呀”一声被打开。

那天晚上,回答完我两个问题的基尔伯特突然抬起头来,熠熠生辉的红眸里,流转的是宝石般的光彩,还有如火般燃烧着的嘲讽。

那双眼睛里面所夹杂着的东西太过强烈,像两道炙热的被烧得通红的箭刺过来,使我变得那么无所适从,只是呆呆的看着——只是嘲讽,浓烈的嘲讽,或许还有着什么我所不能理解的。

最后,那双眼睛暗了下来,如熄灭的太阳,没有了希冀的光辉。

我无力的笑了笑。

是啊,我不能理解的。

就像我不懂耀眼的太阳变成千疮百孔的灰色陨石,纯白的灵魂在浩瀚的星辰中死去一样。

  2
评论
热度(2)

© 雨凌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