乱七八糟

“爱是枷锁,是束缚,是我们所不能承受之重。”苍白的脸如一张干净的白纸,空空如也。
“伊万,你明白吗?”低哑的嗓音里有倦怠,有不甘。
“我明白的。”
“我们不堪重负。”
“但我们甘之如饴。”
伊万执起基尔伯特骨节泛白的手,在冰凉的手背上落下一吻。
然后他们转过身去,用背影向彼此宣告。

  6
评论
热度(6)

© 雨凌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