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有标题

#一如既往的小学生文笔#

 

#肯定不是玻璃渣啦#

 

#但也应该不是糖#

 

#依旧是同居·#

 

午后,微醺的阳光斜着从窗外洒进来,在地板上投出一道影子。

 

整个身子都陷入柔软的沙发中,双手随意的搭在一边,浅色薄唇微抿,眯了眯困顿的眸子看着电视上播放的搞笑节目。

 

节目里的人正在打雪仗,每当有人被拳头大小雪球砸中脸的时候,电视里都会传来一阵夸张的哄笑。

 

雪?

 

倒是让自己想起了伊万那个家伙。

 

和那个人的第一次相遇就是在雪天吧。

 

雪花纷纷扬扬,落在自己的头发和肩头,才张开嘴呵了口气便有一层白雾模糊了视线。

 

把目光投向远处想要看得更远,却注意到一个身影,潜意识驱使着自己不断迈开脚步。

 

在离那个人还有几步之遥的时候,他好像察觉到有人在靠近,抬头看着我。

 

一张挂着微笑的脸庞,嘴角向两边勾起,这的确是叫做“微笑”的表情。

 

但是我知道,事实上,他并没有在笑。

 

为什么这么说?

 

因为,他的眼睛是没有温度的,不带有任何的感情色彩。

 

镶嵌在脸蛋上的眸子如雪般纯净,藏着万千星辰的璀璨,那片深邃的紫色汪洋仿佛要把人给吸进去。

 

毫无疑问,这是一双极好看的眼睛。

 

当时的自己在想,如果这双眼睛的主人发自内心的笑了,那该会是如何一番光景呢?

 

后来…

 

后来就不要再提了吧。

 

耷拉着的右肩突然一沉,微微垂眸,映入眼帘的是一头奶油色的乱发。

 

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,左手抬起来替人整理这乱糟糟的发型,指尖传来顺滑的触感,心想这人应该睡着了吧。

 

自打跟这个家伙住在一起,这么多天以来,他居然没有做过一次家务。

 

房间要我打扫,衣服得我整理,饭也还得我来做。

 

整天除了吃吃喝喝看书睡觉仿佛就没什么事可做似的。

 

平日里好不容易把这个懒家伙拖出去逛街还非得要手牵手。

 

晚上睡觉前就像例行公事一般凑上来亲亲蹭蹭像头大蠢熊一样。

 

真是越想越气,薄唇几乎要抿成一条直线。

 

正当自己快要忍不住狠狠咬一口这个好吃懒做的家伙的时候,右手却被一股轻柔的力道抓住,紧接着指缝被温热的手指填满,掌心传来令人心安的温度。

 

猝不及防脸颊就被亲了一口,软软的触感还残留在皮肤上,羽毛似的轻轻拂过心扉。

 

那人似乎觉得还不够似的,又探过来吻住自己的唇,唇瓣被湿暖的舌头撬开,不知不觉间两人便唇舌交缠起来,安静的空气中只听得见“啧啧”的水声。

 

胸口传来一阵暖意,心底好像有个什么地方被填满了。

 

看来这头懒的要命的蠢熊还是留着自己养着好了。

 

#我到底在写什么#

 

#拙笔见笑#

 

#晚安#

  2
评论
热度(2)

© 雨凌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